您当前的位置 : 大江网(中国江西网)  >  九江频道  >  九江综合

鄱阳湖颂——献给我深深热爱的鄱阳湖

2024-01-04 21:49:33   作者:  编辑:晏娇丽   来源:九派文旅
鄱阳湖颂
——献给我深深热爱的鄱阳湖
作者 练 炼

从逶迤大庾岭的古道雄关,

从巍巍井冈山的千山万壑,

从遥远而洪荒的年代,

震惊沉睡的山河,

若史前天崩地裂的电闪雷鸣,

滔天鄱阳湖向我涌来。

俯瞰鄱阳湖(图源:傅建斌 摄)

我的鄱阳湖很古老很古老,

古老得几乎不能用岁月的年轮来丈量,

早在距今8亿年前的前震旦纪元古代,

这里曾是一片汪洋,强烈的地壳运动,

在这里形成巍巍匡庐继而形成古鄱阳。

1600年前,又一次天翻地覆沧海桑田,

“沉鄡阳,浮都昌”“沉海昏,浮吴城”,

繁华富庶的鄡阳海昏静静地躺在碧波之下,

沉城上面千帆过,病树前头又一春,

“一镇六坊八码头九垅十八巷”的繁华吴城应运而生。

人猿揖别,只几个石头磨过,

小儿时节,铜铁炉中翻火焰。

沧海桑田,不过是几千寒热。

吴城候鸟小镇航拍(图源:刘远庆 摄)

我的鄱阳湖历史很悠久很灿烂,

悠久得不能用通常的年轮来计算,

她的芳名隋朝以前不叫鄱阳,

而是彭蠡泽、彭蠡湖、彭泽、宫亭湖,

鄱阳县因鄱阳湖而成为江西唯一一个,

行不改名、坐不改号的县份符号,

鄱阳县和鄱阳湖相映生辉名声显赫。

她东边一指是饶州,西边一指是南康军,

南边一指是洪州,北边一指是江州,

四州府众星拱月,烘托着泱泱古鄱阳。

大明洪武年间240万江西移民从这里出发,

进鄱湖、溯长江、下皖江扬子江,浩浩荡荡,

上湖广、填四川、奔苏皖,多少人泪洒鄱阳。

于是“北有山西洪洞大槐树,

南有江西鄱阳瓦屑坝”,享誉华夏,

600多年过去了,这些省份的人们,彼此见面,

叫一声“江西老表”,还是两眼泪汪汪,

多少年又多少年,让血脉再相连,期待着旧梦重圆,

江西、鄱阳湖、瓦屑坝,成了他们永远的乡愁不变的根。

鄱阳县航拍(图源:徐昌 摄

我的鄱阳湖很年轻很年轻,

年轻得就像活力四射青春奔放的少男少女,

她的东边是鄱阳余干万年北边是进贤南昌和新建,

西边北边是都昌湖口濂溪庐山德安共青城和永修,

十三个县市区就像颗颗闪光的明珠镶嵌在鄱阳湖上,

一座座崭新而充满活力的城市在鄱阳湖闪闪发光。

而最江西最年轻的城市共青城甚至只有十几岁,

多么好哦,我梦中的鄱湖,翩翩少年郎。

是啊!我梦中的少年,飞吧!飞到四面八方,

去找你停留的地方,而我的琴弦只属于你,

我将永远为梦中的鄱阳湖歌唱,

因为你是属于未来的事物,

因为你是正在生长的力量。

鄱阳湖水域的周边市县(图源:乐游开眼界伴你天下行)

我的鄱阳湖很伟大很伟大,

伟大得无法用语言来表达,

她接纳赣江抚河信江饶河修河五河来水,

她南极赣江北接长江东通东海西抵三峡,

她是中国第一大淡水湖第二大湖,

水量比黄河淮河海河的总量还要大,

她是江西人民的母亲湖哦,

她滋润着16万平方公里的赣鄱大地,

她养育着4500万井冈儿女,

她孕育着千万年来的江西文明,

她创造了灿烂辉煌的江右文化,

她是我们情感的寄托心灵的港湾,

她是我们最最亲爱最最美丽的母亲。

是啊!东临饶州,以观鄱湖,水何澹澹,山岛竦峙,

树木丛生,百草丰茂,秋风萧瑟,洪波涌起。

日月之行,若出其中,星汉灿烂,若出其里。

鄱阳湖和谐景象(图源:傅建斌 摄)

我的鄱阳湖很美丽很美丽,

好像一幅色彩斑斓的水景图画。

春天的鄱阳湖,

芳草萋萋,杂花生树,群莺乱飞,杨柳依依,

春和景明,波澜不惊,上下天光,一碧万顷,

沙鸥翔集,锦鳞游泳,岸芷汀兰,郁郁青青。

真个是“四望疑无地,孤舟若在天”。

这个时候,邀两三朋友,相会于庐山脚下,

此地有崇山峻岭,茂林修竹,又有清流激湍,

映带左右,引以为流觞曲水,列坐其次。

群贤毕至,少长咸集,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。

仰观宇宙之大,俯察品类之盛,

所以游目骋怀,足以极视听之娱,

那是多么快乐美妙的浪漫时光。

鄱阳湖荻花图源:江西鄱阳湖国家湿地公园)

夏季的鄱阳湖,

青山滴翠,碧波荡漾,烟波浩渺,蒹葭苍苍,

山远水近,水阔云低,一碧万顷,鸟儿翻飞,

鱼跃人欢,百舸争流,千帆竞发,一派繁忙。

鄱阳湖国家湿地公园里,

生长着几十万平方米的芦荻,

金黄的荻秆雪白的荻花在阳光下摇曳,

营造出“芦荻渐多人渐少,鄱阳湖尾水如天”的绝美意境,

这样的鄱湖可谓人间仙境,

“云树霭苍苍,烟波澹悠悠”。

大美华夏,最美鄱湖,人间天堂。

鄱湖候鸟(图源:新京报)

秋季的鄱阳湖,

上下天光,浮光跃金,朝日浴波,富丽堂皇,

群鸟翱翔,波光粼粼,雁阵惊寒,鸽哨啸鸣,

皓月当空,静影沉璧,彩彻区明,渔舟唱晚,

真个是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。”

归雁阵阵,响彻彭蠡之滨,渔歌互答,声断衡阳之浦。

这个时候仿佛自己就是大唐才子王子安,

遥襟甫畅,逸兴遄飞。爽籁发而清风生,纤歌凝而白云遏;

睢园绿竹,气凌彭泽之樽;邺水朱华,光照临川之笔。

穷睇眄于中天,极娱游于暇日。

天高地迥,觉宇宙之无穷;

兴尽悲来,识盈虚之有数。

鄱阳湖边蓼子花(图源:江西风景独好)

“冬季一条线,夏季一大片”,

冬季的鄱阳湖也是我的最爱。

信步登上都昌县南山顶上眺望,

只见夏季浩浩汤汤的鄱阳湖一线逶迤,

有如银河横泻,千里平畴,芳草萋萋,

粉红灿烂的蓼子花铺天盖地迎风摇曳,

从山脚下的湖边一直蔓延逶迤到天边,

将青青草洲点缀得色彩斑斓充满暖色。

鄱湖鸟,知多少,

每年10月至次年3月,

有近70万只候鸟来此越冬,

“飞时能遮云和月,落时不见湖边草”,

“珍禽王国”“候鸟天堂”的美丽画卷徐徐展开,

令人目不暇接,唏嘘不已,叹为观止,流连忘返,

被国际友人誉为中国的第二长城。

鹤舞花海(图源:杨帆 摄)

我的故乡啊!我的鄱阳湖,

草长铺盖似锦,鹤舞湖山之间,

真个是踏遍青山人未老,风景这边独好。

杜郎俊赏,豆蔻词工,纵到鄱湖,见此美景,难赋深情。

在我的鄱阳湖,

庐山白鹿洞书院德安东佳书院南昌豫章书院鄱阳书院,

朱熹陆九渊在这里切磋程朱理学在这里孕育开花结果。

在我的鄱阳湖,

湖口青阳腔星子西河戏永修丫丫戏德安西河大戏,

江西赣剧南昌采茶戏鄱阳饶河戏,

唱腔圆润、婉转悠扬、戏戏精彩、悠久绵长。

在我的鄱阳湖,

都昌鼓书都昌打岔伞湖口草龙吴城排工号子鄱湖渔歌,

也像鄱湖草滩一眼望不到头的翠绿青草一样蓬勃生长。

在我的鄱阳湖,

东林寺西林寺能仁寺云居山真如禅寺新建西山万寿宫,

暮鼓晨钟、香火缭绕、经声不绝、木鱼阵阵,

昭示着我的鄱湖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一派祥和。

鄱湖大桥美如画图源:江西省交通运输厅)

在我的鄱阳湖,

在湖口南北港的鄱阳湖湖汊,在那个火红的年代,

天连五岭银锄落,地动三河铁臂摇。

几万民工肩挑手推一条长2.5公里的土坝巍然矗立。

在我的鄱阳湖,

春风杨柳万千条,六亿神州尽舜尧。

在湖口雁列山下,更立雁列石壁,穿越鄱湖流水,

鄱阳湖大桥横空出世,横跨东西,天堑变通途。

我到过庐山石钟山大孤山小孤山云居山南矶山康郎山,

眺望我的鄱阳湖,我的鄱阳湖,

却在三月的烟雨里六月的辽阔里十月的苍茫里隐藏。

我到过鄱阳长山群岛莲湖岛都昌棠荫群岛马鞍岛新建南矶岛,

感悟着我的鄱阳湖,我的鄱阳湖,

赠我以春天的芳草萋萋夏日的水天一色秋日的色彩斑斓。

鄱阳湖草海(图源:江西日报)

我到过柘林湖军山湖青岚湖瑶湖青山湖探寻我的鄱阳湖,

我的鄱阳湖哦,洲上芦花白,岸边莲花香,花木簇簇,杨柳依依。

我到过吴城大湖池常湖池鄱阳香油洲新建南矶湿地瞭望,

我看到“鄱阳湖草海”,洲上水草密布,一眼望不到边,

草海在阳光的照射下,熠熠发光,并散发着浓郁的清香,

我看见,白鹤、东方白鹳、小天鹅、鸿雁、白枕鹤、白头鹤等珍禽益鸟在这里尽情欢唱。

这些美的精灵,这些人类的朋友,在这里对我轻柔地舞蹈,

传达着它们对这片土地的无限热爱和温暖的情意。

星子落星墩(图源:新华网)

我走过都昌县多宝乡长卧于湖底的千眼古桥,

它走过400年的岁月任洪水滔滔风吹浪打屹立不倒,

每一块麻石,每一只木桩,无不述说着岁月的沧桑。

我登过九江浔阳楼琵琶亭濂溪德化楼星子落星墩,

吴城望湖亭鄱阳止水亭南昌滕王阁,俯瞰我的鄱湖,

耳边回响的是大唐才子王子安的千古名篇《滕王阁序》, 

画栋朝飞南浦云,珠帘暮卷西山雨。

闲云潭影日悠悠,物换星移几度秋。

阁中帝子今何在,槛外长江空自流。

我在永修吴城古镇濂溪姑塘古镇余干瑞洪古镇觅古寻踪,

只见:商贾云集,货船密布,桅樯林立,人来货往,川流不息;

码头津渡,人声鼎沸, 商号林立,舟楫满湖,百业隆昌,繁荣富庶,

古镇无不襟江带湖,真不愧“装不尽的吴城,卸不完的汉口”。

小小的吴城竟然能与大汉口相比,那是何等的荣耀。

稻田丰收景象(图源:新华江西)

我到过新石器时代万年仙人洞和吊桶环遗址,

其野生稻植硅石和栽培稻植硅石,

具有众多的稻作文化元素,

更有证据表明,万年是世界稻作的起源地。

我到过都昌县周溪镇泗山村四望山古鄡阳城遗址,

我到过新建区铁河乡古海昏遗址鄱阳县吴芮故城,

那一片片残缺的瓦当,那一块块大秦朝的残砖,

那一截截残存的城垣,那一串串汉朝的五铢钱,

走过两千年依然铮亮,无不说明鄱阳湖的历史无比灿烂。

李渡元代烧酒作坊遗址(图源:南昌进贤发布)

我到过进贤县李渡元代烧酒作坊遗址,

那几十个保存完好的元明清历代砖砌口沿地缸式酒窖,

走过几百年,似乎至今还在散发着沁人心脾的酒香,

默默地述说着当年的红火昔日的辉煌。

我仰望过大胜塔漫步过星子紫阳堤航行过都昌老爷庙水域,

我找寻着朱元晦治理南康军的蛛丝马迹,

探寻着都昌老爷庙不可言表的神神秘秘,

从而感受到鄱湖的伟大恢宏辽阔和壮丽。

鄱阳湖哦!就是一部华夏经济社会发展的推力器。

在濂溪区新港镇梅家洲古战场遗址,

我久久徘徊,默默沉思,

我想起了800多年前,

岳鹏举在这里战刀东指战旗猎猎剑锋所指所向披靡,

怒发冲冠,凭阑处、潇潇雨歇。

抬望眼、仰天长啸,壮怀激烈。

驾长车,踏破贺兰山缺。

我想起了700多年前,朱元璋陈友谅在这里大战鄱阳湖,

朱元璋一战成就帝王梦,霸业抵定,凯歌高旋,豪情满怀,

那是何等的意气风发何等的笑傲潇洒。 

庐山竹影几千秋,云锁高峰水自流。 

万里长江飘玉带,一轮明月滚金球。

路遥西北三千界,势压东南百万州。

我的鄱湖哦!真正的,江南佳丽地,鄱湖帝王州。

我想起了170年前,太平军与清朝湘军水师激战,

重创湘军水师,曾国藩“实觉无以自立”“骇极投水”,

腐朽没落摇摇欲坠的大清王朝在那一刻差点被终结。

我想起了110年前,李烈钧在这里发动湖口起义,

坚决抵抗卖国求荣的袁世凯,彰我民族浩然气。

是的,好男儿大丈夫,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。

往事越千年,无数勇士挥鞭,

南临江州有遗篇。萧瑟西风今又是,

换了人间。

鄱湖边(图源: 步步生莲花)

我的鄱阳湖,是柳永秦少游李易安辛稼轩陆放翁的鄱阳湖,

千百年来,一湖清水向东流,奔流到海不复回,

流去的是落花般美丽的往事和不尽的忧愁,

多少次才子佳人们伫立在鄱湖边杨柳岸晓风残月。

兰舟催发,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。

念去去,千里烟波,暮霭沉沉楚天阔。

这一去便是,想佳人,妆楼颙望,误几回、天际识归舟。

争知我,倚栏杆处,正恁凝愁!

这一去便是,伫倚危楼风细细,望极春愁,黯黯生天际。

草色烟光残照里,无言谁会凭栏意。

这一别便是,离愁渐远渐无穷,迢迢不断如春水。

我的鄱阳湖,是乡贤徐孺子陶元亮李常徐俯八大山人的鄱阳湖,

物华天宝,龙光射斗牛之墟;人杰地灵,徐孺下陈蕃之榻。

雄州雾列,俊彩星驰,台隍枕夷夏之交,宾主尽东南之美。

王子安把鄱阳湖的物华天宝徐孺子的人杰地灵描绘得淋漓酣畅,

“晋太元中,武陵人捕鱼为业。

缘溪行,忘路之远近。

忽逢桃花林,夹岸数百步,

中无杂树,芳草鲜美,落英缤纷”。

陶元亮在著名的《桃花源记》里把鄱阳湖描绘成了人间仙境。

在陶元亮眼里,鄱阳湖就是桃花源,桃花源就是鄱阳湖。

我的鄱阳湖哦!你听到了吗!

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曾经幻想过,

在你最美的时刻,讴歌你。

他们的心,与蓝天白云阳光以及会说话的鱼同饮同唱,

于是才滋生了无数如火焰如小溪般的美丽梦想与诗文。

于是,才子们才把鄱阳湖衬托得巍巍峨峨清清灵灵,

于是,诗人们才把鄱阳湖描写得如描如绘如花似锦。

还有那明朝皇室后裔八大山人朱耷绘画书法自成一家,

哭之笑之,亦哭亦笑,亦哂亦嘲,亦疯亦癫,亦僧亦俗,

心中有太多的愤懑和无奈无处表达,

中原干戈古亦闻 ,岂有逆胡传子孙 !

遗民忍死望恢复 ,几处今宵垂泪痕 。

天才的朱耷遗民泪尽胡尘里,南望王师一年又一年,

他的大明王朝渐行渐远,只留给他一个模糊的背影。

我的鄱阳湖,是乡贤吴芮夏竦洪皓江万里许德珩吴官正万绍芬的鄱阳湖,

南宋礼部尚书洪皓被拘滞金国15年天寒地冻九死一生,

在那里著书立说赋诗上千历经磨难始终不改大宋气节,

史称“北有苏武,南有洪皓”。

易代之际,“疾风知劲草,板荡见忠臣。” 

南宋宰相江万里不仅培养了两位杰出弟子,

民族英雄文天祥与文学家刘辰翁,

而且在国家民族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镇定自若,

“凿池芝山后圃,扁其亭曰‘止水’,从容坐守以为民望”,

当元军入侵饶州时,江万里毅然偕家人投止水自尽, 

为国慷慨捐躯,践行大忠大义。

“大势不可支,余虽不在位,当与国为存亡”。

这是民族英雄留在人间的最后绝响,何其慷慨悲壮。

我的鄱阳湖,是乡贤晏殊晏几道姜夔“豫章四洪”“鄱阳四洪”的鄱阳湖,

北宋“神童”“太平宰相”晏殊享一世殊荣。

他和儿子晏几道在宋词史上留下厚重一笔熠熠生辉,

一曲新词酒一杯,去年天气旧亭台,夕阳西下几时回?

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。小园香径独徘徊。

一曲《浣溪沙》,把婉约典雅流丽的词风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不论是辞藻还是意境至今读来让人吟赏不绝口角噙香。

有道是,青,出于蓝而胜于蓝;冰,水为之而寒于水,

晏几道横空出世,儿子不让老父,情何以堪,

词史上“两晏”并立传佳话,老晏稍比小晏差。

记得小苹初见,两重心字罗衣。琵琶弦上说相思,

当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。

一曲《临江仙·梦后楼台高锁》让多少人痴迷,

少年出道而才情横溢的晏几道留下了多少故事。

淮左名都,竹西佳处,解鞍少驻初程,

过春风十里,尽荠麦青青。自胡马窥江去后,

废池乔木,犹厌言兵。

大宋才子姜夔一曲《扬州慢·淮左名都》,

从古唱到今,让多少人唏嘘不已叹为观止。

“鄱阳四洪”的洪迈所著《容斋随笔》卷帙浩繁,

5集74卷历40年而成的煌煌巨著辩证考据颇为精当。

我的鄱阳湖,

是当代乡贤毕必成王一民胡振鹏胡迎建陈世旭摩罗的鄱阳湖,

鄱阳湖的周边文学带有鄱阳湖的草香富有鲜明地域特色,

毕必成编剧的《庐山恋》旗开得胜一炮打响,

庐山那如梦似幻的仙境让人们纷至沓来流连忘返。

王一民的《乡音》《乡情》《乡思》三部曲,

《家庭琐事录》《家庭圆舞曲》五部乡土系列闪亮登场。

把美丽浩渺宽阔的鄱阳湖完整呈现,让人万分留恋。

《乡音》,以田园诗和水墨画般的写意之笔,

描写鄱阳湖区的农村妇女形象,

精心营造出清新淡雅的意境。

是啊!多少年过去了,我们始终忘不了,

四面环山的紫云河渡口,绿波荡漾的湖水,

乳白色的沙鸥,弯弯的小桥,淡淡的炊烟,

阡陌中金黄色的油菜花,老屋前清香的桂花树……

和女主人公陶春的温顺善良。

湖之为体,静而能涵,流则不滞。平和澄澈,水月相映也;

激扬赫怒,风水相遭也。祈盼鄱湖之襟抱,渊深则吞吐自如;

珍爱江右之明眸,净洁则妩媚而羞娇。

胡迎建的《鄱阳湖赋》传遍了赣江两岸鄱湖西东。

摩罗的《中国站起来》大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为祖国鼓与呼。

千帆竞发(图源:余兴君 摄)

我的鄱阳湖哦,我的故园,

真正的“文章节义之邦,白鹤鱼米之乡”。

自古以来, 文化昌盛,人文荟萃, 名家辈出,

名臣良将,英豪义士,艺杰书圣,诗家学者,

在这里健康成长大显身手驰骋疆场青史流芳。

“一门三进士、隔河两宰相、五里三状元、九子十知州”。

鄱阳湖哦!你的这些历朝历代的优秀儿女们,

就是从你宽广而温暖的怀抱出发,

从这块土地上的大大小小的溪涧中、山沟里,

就是从弯弯曲曲的河道中、湖岔里,走出去,

走向长安走向洛阳走向汴梁走向临安走向金陵,

走向北京城走向紫禁城走上金銮殿,

走向华夏神州的各省各州各府各县,

走向全中国走向全世界走向全人类,

把鄱湖儿女的名字写在璀璨的星空,

创造了彪炳史册光辉灿烂的鄱阳湖文化。

珍珠养殖(图源:张新梁 摄)

都说我的鄱阳湖富庶美丽宽广,

她位于长江中下游分界处之南岸,

犹如一只宝葫芦,系在长江腰带上。

长达1800公里的湖岸线逶逶迤迤曲曲弯弯,

3960平方公里的水域看上去就像无边的大海,

水域辽阔,浩浩汤汤,烟波浩渺,波澜壮阔。

鄱阳湖区港汊交错,池泽如珠,星罗棋布,河堰相连,

有如条条银线串在一起的明珠项链,

环绕着村舍与田园,

圩堤相接,又宛若逶迤而来的水上长城,与陆地相连,

湖区良田万顷, 嘉蔬粮稻,农业发达,物产丰富, 

一到春季棉船镇江洲镇满地的油菜花,

从毗邻长江的九江一直蔓延到鄱阳南昌,

还有那漫山遍野的水稻甘蔗芝麻大豆茶叶和菊花。

是啊!长江形胜,江南西道,鄱湖自古繁华。

烟柳画桥,风帘翠幕,参差十万人家。

云树绕堤沙,怒涛卷霜雪,天堑无涯。

市列珠玑,户盈罗绮,竞豪奢。

重湖叠瓛清嘉,有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。

羌管弄晴,菱歌泛夜,嬉嬉钓叟莲娃。

千骑拥高牙,乘醉听箫鼓,吟赏烟霞。

这是我亲爱的祖国啊!这是我美丽的家乡,

这是生我养我的鄱阳湖哦!叫我如何不爱她。

收获季节(图源:蒋冬生 摄)

鄱阳湖哦!今天我是在你身边的古老洪州,

外面下着雪,天寒地冻,使我想起你,

想起你的辽阔,你的壮美,你的伟大,你的慈悲,

想起你的繁荣,你的富庶,你的博大,你的谦卑,

想起你的辉煌,你的璀璨,你的悠久,你的文化。

鄱阳湖哦!我是吃了你的乳汁长大的你的儿子哦,

我是吃了你雪白的大米金灿灿的麦子长大的你的儿子,

我是吃了你的各种鱼类泥鳅螺蛳螃蟹长大的你的儿子,

我是吃了你的青菜萝卜和满湖滩的藜蒿长大的你的儿子,

我看着你用抱过我的双臂轻轻抚摸我的额头,

我看着你用慈爱温馨的眼光轻轻地注视着我,

我感到特别的温暖和欣慰。

鄱阳湖哦!今天,我是在你身边的古老豫章,

写下这些温暖的文字这首赞美诗呈献给你,

呈献给你为我挡过风雨的身躯,

呈献给你抱过我的劳累的双臂,

呈现给你亲过我的绯红的脸颊,

呈现给你养育我而起皱的额头,

呈献给你另外的儿女们我的兄弟姐妹。

鄱阳湖哦!你是我伟大的母亲,

我是吃了你的乳汁长大的你的儿子,

我敬你,

亲你,

想你,

爱你!

(2023年12月16日晚于洪城)

作者简介:

练炼,1962年10月出生,1983年7月毕业于江西大学中文系。历任江西日报社驻北京记者、江西日报社政治生活处副处长、九江市新闻工作者协会副主席、江西日报社赣北分社社长、江西日报社九江分社社长等职,江西日报社高级记者(正高三级)。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、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。

练炼从事新闻工作39年,荣获“全国党报好新闻奖”“全国人大好新闻奖”“江西新闻奖”“江西报刊新闻奖”“华东地区副刊好作品奖”“江西副刊好作品奖”等奖励近百次。
 近二十年来,练炼在省内外报刊发表散文、诗歌、评论等文学作品1000余篇。他的70万字散文集《人生若只如初见》(上、下卷),在2009年和2011年,分别由北京大众文艺出版社和江西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出版。散文以其细腻、华丽、抒情的艺术风格,倍受广大读者喜爱。
从2020年开始到今年,连续四年,练炼受江西省和九江市官方邀请,每年为江西省及九江市创作了一至两首抒情朗诵长诗,即《领袖与人民》《党啊!亲爱的妈妈》《最美家庭颂》《九江妇女颂》《九江颂》《我爱你,九江》《再别九江》《南昌·九江》《我骄傲,我是九江人》《九江话》《九江赞》《浔阳江颂》《修河颂》《鄱阳湖颂》。
近五年来,练炼应邀在南昌市,特别是在九江市各大机关、学校和部分县市区宣讲毛泽东诗词。以“毛泽东诗词,新中国的诗魂”为题,整场脱口演讲,博得上下各界的好评。

订江西手机报:电信、联通用户发短信JX到10626655,移动用户发短信JXB到106580009,3元/月
相关新闻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