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大江网(中国江西网)  >  九江频道  >  九江综合

干涸而深情的土地

2022-09-13 18:01:13   作者:沈师  编辑:晏娇丽   来源:大江网/大江新闻客户端

干涸而深情的土地

沈师

  回到老家,闻到乡村熟悉的泥土味,顿时乡情油然而生。在这片深情的土地上,有我的父老乡亲,乡愁总是伴随着袅袅炊烟,伴随着那一声声牧牛的老歌,令人眼眶湿润,魂牵梦萦。

  今年是个特殊的年份,自入夏以来,时值中秋,几乎不曾下过一场像样的雨,仅有的次把零星小雨,也是雨过地未湿,旷日持久的旱情,让土地干涸,沟渠龟裂,高温干旱的纪录不断被刷新。

  我的老家黑沙洲,位于长江下游,是个四面环江,漂浮于江面的洲子,是江南鱼米之乡。过去,乡亲们多忧水患,后得益于长江治理和江堤加固,洪涝灾害得到有效控制。老乡们自豪地称洲子为“世界第六大洲”。

  谁也没料到,今年遭遇罕见的大旱!当我风尘仆仆赶到江边汽渡码头时,原本防汛期间的高水位,如今竟破天荒地直落到枯水季节水位线,从江水每天下降的水位痕迹看,早先宽阔的江面,已经变得狭窄,过江的距离越来越短,原先抛石加固的江堤底部,有的已裸露出来。长江10年禁捕的保护,鱼类增多,鱼儿长大,不时能看到鱼群在江面起舞,有的大鱼甚至蹦到汽渡的跳板上,复又奋力蹦跶几下落入江中。这次我还有幸看见江豚在江中嬉戏,沉浮游弋。

  回故乡之路总是快乐的,但此次却与先前有所不同。一踏上家乡的土地,就感受到了干渴的味道。原先整个洲上湿漉漉的空气,现在变得干燥。滩头的泥土被太阳烤得泛白。进村的道上,与乡邻们遇见,打声招呼,说得最多的话题是“干旱”二字。回到老家,哥姐告诉我的第一句话,就是“停水了,还在抢修!”

  说实话,对于今次的大旱,我还是有所心理准备的,但对四面环江,从不缺水的老家惊现旱情,还是大大出乎我的心理承受。自来水厂的负责人是我老家邻居,他说:“正在组织抢修,估计晚饭前会来自来水。现在江水落了很多,我们想办法又多准备了几台抽水泵。”

  随后,我到村子里走了走,村舍的房前屋后,几乎家家都种上了一小块菜地,只是品种比较单一,墙角和树枝间拉扯的丝瓜藤上,悬挂着长短不一的丝瓜。秋葵泛着青绿,枝丫间生长着大大小小形如辣椒状的秋葵。而这个时节,辣椒似乎已近尾声,零零星星地挂着几个,在干瘪的秋风中象征性的点缀一下场景。有一畦小青菜秧子格外亮眼,带给人生机,这位大哥正在浇水。他说:“来自来水了,得赶紧给菜秧子浇浇水,要不会干死的!”

  水是宝贵的,尤其是在大旱之年,不到万不得已,我的父老乡亲是断然舍不得用自来水浇菜地,哪怕仅仅只是很小的一块菜地。

  第二天清早,我在菜市场见到的一幕,更加深了我对旱情,以及旱情形势下乡亲们生存状况的了解。一位从城里回乡过节的小伙子来买菜,老婆婆没钱找零。小伙子说:“老人家不用找零钱了,我抓把小青菜就行。”

  老婆婆没同意,说:“小哥哥你大概不知道小青菜的价吧?都快10块一斤了!”

  小伙子显然是很久未回老家了,对行情不是十分了解。他冲我苦笑了一下。

  我在给社区报备疫情防控有关情况时,社区主任向我介绍了老家当下的旱情,并说各级都很重视。后来,我又走进田间地头,实地感受。

  地里的早玉米已经下市了,剩下的玉米秸秆还立在地里,等待一场雨水后,重新耕种新的品种。晚玉米还在上市中,收购玉米的买家开车直接到地头进行交易。更多的土地因为缺水灌溉,一时还种不上庄稼。好在有的土地已经平整,农户们已辛辛苦苦一瓣一瓣地栽上了老蒜。老农说:“缺水啊,如果再不下雨,真不知道这老蒜能不能出芽!”眼神里充满了无奈和无助。

  由于村民目前仍处于单打独斗的生产模式,遇到特殊情况,比如现在需要持久深入引水抗旱,就显得力不从心,加之引水资金、技术、劳力、材料和自然环境等实际困难的制约,大多时候还依赖着靠天吃饭的现象。不少老乡说:“老天要是下场大雨就好了!”其迫切渴盼雨水的心情不言而喻。

  这天下午5点多钟,我来到洲子一侧的江边,这里原先是烟波浩渺的长江,此时已是江床见底,一片银色沙滩坦荡在蓝天白云之下,茫茫银滩十分壮观。远处的芦苇连绵不断,不时传出白鹤和野鸡的叫声。层层叠叠的银滩,呈现出江底世界的自然风光,这奇妙的景致比往年足足提前了三个多月。

  走过长江是何等的气派。然而此刻,我更祈愿还水于民,让这片干涸而深情的土地得以浇灌,万物生长!

订江西手机报:电信、联通用户发短信JX到10626655,移动用户发短信JXB到106580009,3元/月
相关新闻
点击排行

稿件请投:zgjxwjjpd2015@163.com

中国江西网九江分站新闻热线

媒体:0792—8275110
商务:13979262927

热忱欢迎广大网友提供新闻线索!

中国江西网九江分站【联系方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