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大江网(中国江西网)  >  九江频道  >  九江综合

尘封已久的老屋

2021-08-19 15:53:12   作者:沈师  编辑:晏娇丽   来源:大江网/九江头条客户端

尘封已久的老屋

沈师

  一个周日的中午,我沿着环山路散漫的游走,在一个没有路标的路口,下意识地拐了进去,向大山进发。

  山路一直向里延伸。刚进入路口时,两边还居住着不少村民,村居沿路铺开。后来。房屋就呈零星状散落在山间,甚至有一段山路两旁不见了房屋和行人。大山裹着山路渐行渐远,渐行渐深,山路也是越攀越高,越来越陡,一眼望不到尽头。它通向哪里呢?

  这座大山名气很大,闻名遐迩,这些年来,登山的道我曾攀爬过不少,如好汉坡、剪刀峡等,但这条山路却不曾攀登,也很少听人说起,正因为如此,探求未知的欲望就越发显得浓烈和迫切,尽管今天是个阴雨相间的天气,这一路攀援,浑身还是出了很多汗水。

  大山沉寂,满目葱茏。知鸟的鸣叫带来了一丝生息。抬头观天,已不见云彩,天空被密密的树叶浓荫遮掩。山路大小不一的石头上生长出厚厚的苔藓,一不小心脚底就会打滑。常言道,看山累死马。行已至此,我是不会打退堂鼓的,于是就不管不顾一门心思登山。来到半山腰,突然眼睛一亮,别有洞天,豁然开朗,山间一下子冒出了多栋房屋,这些房屋都是依山而建,因地制宜,或鳞次栉比,或单门独院,整体结构呈不规则状,以平房和二三层楼房为主,错落有致,掩映在山林之中。这里,也是这条山路的尽头和终点。

  从房屋的建筑年代和墙壁斑驳的成色来看,这里曾经是某个神秘单位的工作场所,墙上留下的标语显示,老屋属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建筑,完全可以称谓老屋。现如今,到这里来的人十分稀少,大铁门虽上了锁,但锈迹斑斑,车辆无法通过。大铁门旁的小侧门是半掩的,无人把守,可以进出。原先门卫平房的房顶上,已经长出了厚厚的青苔,山里特有的毛毛虫招摇地在地上蠕动着。时值立秋之后,秋雨和秋风使然,枯木和散叶凋零。不少老屋的门窗玻璃不见了踪影。无论是楼房还是平房均残损严重,有的老屋的门窗,还特意用一根细绳吊着一只矿泉水瓶或者罐头瓶子,用作安全提示,还有的老屋直接被标上了“危房”。一路走来,一路探寻,依稀能分辨出老屋哪间是办公楼,哪间是生产车间,哪间是生活用房,甚至就连偏安一隅的小学校都还尚在,教室墙壁上的黑板,还全神贯注地凝视着早已空无一人的室内。无疑,这里已被置弃了多年。眼前这些老屋人迹罕至,年久失修,岁月的时光将其尘封多年,变成了今天的这副模样。惟有老屋周围生长茂盛的大树和直刺云霄的青竹,让人倍感时日的久远和沧桑,同时也感叹命运的转折和新生。

  在这尘封已久的老屋踏访,恍如时光倒流,思绪万千。仿佛是一种穿越,在两个世纪之间徘徊。伫立在老屋前,凝神静气,不敢大声喘息,生怕惊扰了它大半个世纪的幽梦。

  离开老屋,在大铁门处,我竟意外地遇到了一位长者,彼此都很惊讶。交谈后得知,这位长者原本曾在这里工作和生活过,老屋留有他深沉的记忆。长者已退休多年,他介绍说,这里曾经是一家生产科研单位,那个年代为响应党和国家号召,转入“三线”工厂,义无反顾地钻进了大山,若干年前,为响应时代需要,又整体搬迁进了市区。长者凝望着老屋,深情地说:“可别小看了这些老屋,它承载了我们几代人的光荣与梦想!”

  是啊!我想,曾经战斗在这里的人们,爱在深山,默默奉献,青春和沸腾的生活与群山为伴,初心和使命与国家利益紧紧相连,构筑了大山无字的丰碑,勾勒了老屋无悔的誓言。

  尘封已久的老屋,我们永远不会忘记!

订江西手机报:电信、联通用户发短信JX到10626655,移动用户发短信JXB到106580009,3元/月
相关新闻
点击排行

稿件请投:zgjxwjjpd2015@163.com

中国江西网九江分站新闻热线

媒体:0792—8275110
商务:13979262927

热忱欢迎广大网友提供新闻线索!

中国江西网九江分站【联系方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