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大江网(中国江西网)  >  九江频道  >  九江综合

在陪伴父亲的日子里

2021-03-19 16:17:21   作者:沈师  编辑:余传建   来源:大江网/九江头条客户端

在陪伴父亲的日子里

沈师

  立冬之后,夜长昼短。

  乡村的夜晚比城里的要来得更早一些。还不到下午五点钟,乡里乡亲的就张罗着吃晚饭了。

  父亲的饭量很小,早上基本上不吃早饭,也不喝稀饭,一般是早早地泡上一杯茶水,还必须是滚烫的开水冲茶,就着两块点心,外加一个茶叶蛋,有滋有味地过早,每天几乎雷打不动,一个人独自喝光两瓶茶水,消磨个把时辰。父亲喜欢吃点心,但吃的一点儿也不多,也没什么特别精致的点心,大多是普通商店都可以买得到的诸如桃酥、软糕和甜饼等食品,每次也就一二块。父亲吃早点决不是大快朵颐,贪婪过瘾,而是总量控制,不超标,每次都是从饼筒或食品盒里先取出一块,吃完了,吃得干干净净了,才又取出第二块,然后毫不犹豫地合上,盖紧、盖严、盖好、盖实盖子,一丁点儿也不给自己留下再取第三块的机会和可能。父亲用早点,十分精致和仔细,既不是狼吞虎咽般,也不是细嚼慢咽型,而是吃得格外精细、认真、小心、享用。父亲取出饼干等点心后,就着桌面,用两只手指,将饼干等食物,一点一点地掰开,捻成或揉压成细小的颗粒状态,然后再伸出手指,轻轻地轻轻地蘸着这些粉末,一点点的、一遍遍的、一次次的送往嘴里,一副妙不可言、沉浸于享受的陶醉状,近乎到了忘我的程度。每次陪伴父亲用早餐,看到父亲这副怡然自乐的享受劲,我就感到生活对老父亲来说,俨然进入了另一种境界。我除了分享父亲的快乐之外,还能做的,就是衷心祝愿父亲健康长寿,更好地享受生活所给予的幸福,和经历这一幸福的美好过程。

  父亲说自己不吃早饭,中饭也吃不下东西。父亲说的是实话。如果从一日三餐,以及米饭的概念上来说,父亲的确如他所说。父亲今夏一场大病以后,身子骨一度非常虚弱,整个人都脱了形,干饭已很难吞咽,只能靠喝点稀饭充饥。想起病中的父亲,我的心总是惴惴不安。

  这次,我总算如愿,十多年来第一次休年度假,回到乡下老家,陪伴老父亲,毕竟父亲已是九十多岁的人了,母亲前年“走”后,对父亲打击很大,父亲感到自己一下子寂寞了许多,身体也每况愈下。好在姐姐姐夫和哥嫂照料,父亲才没有完全垮下。

  父亲的儿女心很重,总是念叨我们几个姐兄弟,生怕自己哪天病情突然发作,这人就走了,来不及再看我们一眼了。父子连心。我们也同样深深地为父亲的病情担忧。我这次十多年才休得的年度假也正是基于这方面考虑。我想,一个连家人连父母都不爱不孝顺的人,又谈何情怀呢?

  这些天,我争取用更多的时间来陪伴老父亲,耐心地听父亲的叙述和回忆。父亲谈他的人生经历,谈他生活中的酸甜苦辣,谈他命运遭际和世态炎凉,谈他对家庭对母亲对儿女的爱和愧疚。父亲说母亲“走”后,平时里说话就更少了,儿女们分散各地,各有各的事,有的甚至是三代以上的人了,哪里又有那么多时间听老人唠叨呢,特别是母亲“走”后,父亲就更加害怕孤独了。

  父亲说着说着,眼眶就湿润了。

  我对父亲说:这次我休假回来,就是专门陪你,听你说话,怎么说都行,我都听。

  父亲的确是太孤独了。父母忍受着骨肉分离的痛苦,把我们几个姐兄弟送出去奋斗,成家立业。这些年来,一直是父母互相搀扶走过来一辈子,父母与我们聚少离多,父母不知流下了多少相思的泪水,不知经受了多少痛苦的折磨!

  现在,母亲“走”了,留下父亲独自一人,父亲的独苦和对我们的牵挂,各种复杂的情感交糅在一起,父亲的感情都快要承受不住了!

  父亲听了我的话,紧皱的眉头舒展了一些。父亲说:你说的话,我听后心里好过了许多。我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,吃多少喝多少已经不那么重要了,我现在中饭都吃不下去了,中午十二点就躺下睡一觉,下午三点半左右醒来,下六个小汤圆,有汤有水的吃下去,就算吃了午饭了。一点东西不吃就会“走"得更快!

  我看着父亲慢慢吞咽下汤圆,起身帮父亲把碗筷洗净收好,复又坐回父亲身边。父亲说:现在每天大把大把地吞中药,真要命啊,真不好吃!我这到底得的什么病?我没病非让我吃这么多中药干什么?

  我安慰父亲说:没什么大病当然好啊,中医讲得是调理,现在有的人没病还服中药呢,这对调理好身子,搞好预防都有帮助。

  父亲看看我,将信将疑,过了会叹口气说:抽了一辈子的香烟,现在吃药,香烟不能抽了,甚至连茶也不让喝了,我就这两个爱好,这下可好,都要戒掉,真是的!听你大哥说,这药好不容易才找专家开来的,还金贵,就冲你们这些孝心,我又怎舍得扔呢!

  我劝父亲说:等调养好了身体,就都好了!

  父亲说:可不!父亲接着说,你回来一趟不容易,我不说这些事了,免得添堵。不过,能跟你讲讲这些,我这心里敞亮多了。人啊,一老就爱啰嗦还爱忆旧,我经常想起多少年前到九江,到你那去,我跟你讲你大伯的事,后来你还把这写成了文字。

  父亲说这些时,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笑容。

  父亲的话,勾起了我的回忆,记得那是十五年前的一次,我那时刚刚搬家,拥有一套七十来平米的房子,便高兴地接父母来住了一周。那一周,对父母和我们来说,是最快乐和幸福的一周。父亲就是在这一周里,断断续续给我讲述了我大伯的故事,我后来据此创作了五万多字的中篇小说《芦花飘絮》并集结出版。

  父亲说:时间过得好快,十五年一晃就过去了,你大伯前些年也走了。父亲又说:生老病死,自然规律,想想,我能活到今天,还是有福的!

  我回到老家是下午三点多钟,应了那句老话:起了个大早,赶了个晚。路上车程就用了五六个小时,加上隔江,要过汽渡,汽渡又有时间限制,还有几段乡村道路不时堵车等等原因,想不晚点都不成!

  总算是回到了老家。我停好车走进家门时,姐夫还不曾想到我这个钟点到。出门在外,路程又远,有些情况不好掌控,我也就没有告诉家人具体的回来时间,以免他们担心着急。

  父亲这时还在午睡,我不忍打扰,怕吵醒父亲,影响了父亲休息。

  我简单地洗了把脸,然后吃了碗汤泡锅巴,算是午后和傍晚间的点心饭。脑子里不停地回想起先前回老家时的片断。

  以前父亲只要得知我们行将回来,会兴奋得好几个晚上睡不着觉,父亲会不时地扳着手指头数日子,恨不得一下子就能够父子团圆,特别是到了我们真正要动身的那一天,父亲更是早早地起床,一会儿跑菜市场,一会儿跑汽渡点,来来回回、反反复复要跑上好几趟,后来有了手机,就不停地打手机,了解我们的行程状况。我曾经为此劝慰过父亲,请父亲不用太着急,要放宽心。父亲也是口头答应着,但一旦真的到了下一次,却又依然如故,重复着上次的过程。

  父亲是个急性子。父亲这么做,其实是一种深深的牵挂。我懂得父亲的心情。此后,我也就不太劝阻父亲了。父亲说:知道你们回来,我高兴啊,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!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对父亲的这一举动,有了更深刻的理解。这么多年来,我们和父亲在一起的时间很少,相距千里,长期别离,见一次面真的很不容易。因此,这难得的团圆,就显得格外珍贵。正因为如此,父亲自然是喜出望外,情不自禁。父亲会接连几天为此激动不已,忙碌不停。对于父亲,这是正常的反应和表现,同时也是父亲在充分享受这个幸福的过程和时光。父亲说:你们十几岁就离开了我,我哪一天不在想你们啊!

  每每想起这些,我都眼晴发潮。大约过了半个小时,父亲起床了,看见我,先是吃了一惊,然后不敢相信地盯着我问:你……什么时候回来的啊!

  我上前扶住父亲,说:刚到一会儿,没敢叫醒您。

  父亲说:看样子我是真的老了!躺着躺着就睡着了!

  我安慰父亲说:父亲还不老,我们还等着春节给您做大寿呢!

  父亲说:什么做不做寿的,你们一个个有空能回来看看我,我也就知足了!又说:这些年有了习惯,每天下午睡醒后,大概下午4点钟前后,我要去洗把澡,人要清醒些。

  我跟父亲说:这是个好习惯。

  老家早些年就安装上了热水器,太阳能和电热水器都有。

  父亲很快就洗好了澡。估计父亲也就站在水莲蓬下淋了一下就结束了。

  父亲洗好澡后,我们父子俩在院子里的小桌旁落了坐,开始了父子间的促膝谈心。

  父亲的确瘦了不少,隔着外套,我能感觉得出来,还是原先的衣服,但显得有些空荡。我一边与父亲谈心,一边不时地给父亲的杯子里续水,还一边给父亲抓拍照片。其间,父亲看过我给他拍的照片,有时会不解又不甘地喃喃自语:我现在变得这么老了?这场病真把我干狠了!

[1]  [2]  [3]  下一页  尾页

订江西手机报:电信、联通用户发短信JX到10626655,移动用户发短信JXB到106580009,3元/月
相关新闻
点击排行

稿件请投:zgjxwjjpd2015@163.com

中国江西网九江分站新闻热线

媒体:0792—8275110
商务:13979262927

热忱欢迎广大网友提供新闻线索!

中国江西网九江分站【联系方式